当前位置:首页  »  乱伦小说  »  初夏的邞

初夏的邞

添加:2017-09-21来源:怡红院论坛人气:加载中



「秋瑛昨夜第二天,交欢时,妳用口含吮我那话儿,我有觉得非常爽快舒适呢,尔含吮得紧了,我也就只觉浑身都快美异常,真是受用极了,尔再和我来一长时间的好吗。」
秋瑛点点头,表示接受,但是她阴户儿被我的手指,摸弄得淫水横流,两条滑滑的大腿,也不住伸缩,身体一颤一颤的动。但是秋瑛又要挟似的对我道:「褔哥我和你含吮阳具使得,不过你也要和我畅快的入一下子,令我不会落空儿才好呢。」
我也就答她道:「秋瑛,妳放心好了。」说着便用手将秋瑛的衫裤脱下,只见裤里面,一套红色半透明的亵衣内裤,紧紧把她的身体束箍,她的肌肉素来健美,被这半透明的内裤紧紧的束箍,越显臀部玲珑浮突,更加几分娇媚矣。
无何大家都是衫裤儿脱光,只得精赤条条的肉体,一丝不挂。秋瑛因为要含吮我的阳具,便起身落床,站于床口,我也横卧在床中,此时我的阳具,经已青筋怒发,昂头高举,她便俯身下来,又把那樱桃小嘴儿,尽量张开,才得痒我的阳具,慢慢含吮吞入,我这时细品此情味,觉得秋瑛的口,柔软软的紧紧吮实我阳具,真真实实受用舒适莫可名状,只觉得酸痒痒。
秋瑛又将舌尖向着龟头小孔,一舐一舐,更好像一条热气直贯于骨髓与丹田,痳痒痒的实在畅美。
她又再紧合其小口,将我的阳具吐出又复吞入,更加将我的手,牵长摸秋瑛的玉乳搓她的乳头,片刻秋瑛又再使出昨夜与我含吮阳具的本领,又把她的小口,一开一合,一吞一吐,一紧一放的将我的阳具吸吮,更夹杂了片刻的吮舐龟头,使我乐得舒适无比,热炯炯之小口紧含实酸痒痒,痳痒痒之受用无穷,这样之再过了片刻时光。
我的确难受极了,便一手拖了她上床来,使她仰天躺着,分开了她的白嫩的大腿,便来个饿虎扑羊式,把阳具朝着秋瑛的胀卜卜的阴户一插。因为秋瑛的阴户熬了这些时,淫水早已是泛滥于阴户内,而且我的阳具,又经她那小口吮吃过来,也涂满了她的口涎,不费甚么力量的以正正的一插,不费甚么力量,便来一个全根尽入,我也就大起大落的,重重的插弄个不休,只听见一连串的渍渍阴水声,卜卜乍乍的响着,越发的增加淫兴不少。
秋瑛经我疯狂的一起一伏,用力地尔刺袭击,也快快然,兴緻不少,满腔桃红色彩,双目迷成衹有一丝,还半开半掩的,鼻音唉唉唔唔,美妙非凡,另成一种音韵,甚为动人,口中还叫出了。
「好褔哥……乐死了……来吧……真真好……来来……重重……的来好…….。」
口里不乾不净的浪叫,还把腰肢扭动,双臂围绕我的肩膊,下面的屁股也不停的旋转迎合,我也一面用手搓捻她胸前乳峰,与及用指头撚拨她的乳头,还想把她的舌尖舐吮,尝尝她的脂香,谁料秋瑛口中叫得起劲,络绎不绝,艳语浪声,连连串串的不停叫出,便不肯把丁香舌尖过口来,我衹得把布满红色彩的粉脸,紧紧的吮个遍,而且下面用手去摸秋瑛的阴阜,再用阳具重重的深投猛刺,以为报复她不肯把丁香舌尖,给我吸吮的惩罚而矣。
果然不到一刻,秋瑛就更形骚浪,全身不停地颤动,两条玉腿,摆动力挟的不知安放在何处是好,口也气喘急迫,叫不出声音来,只有喉咙里,咯咯的含糊其辞一鼻里唉唔乱呻,极像大病的人痛苦的呻吟。  惟是秋瑛相反的是极端快乐,而又气息喘喘,口里喊叫不出,积聚说话于胸,因气息过喘,欲说出而又说不出,又受着神经系统的受痳痺所影响,所以变成了呻吟代表了愉快的声调与快乐的说话。如此的双方互相缠战了许久,秋瑛还未露出败像来,越战越勇的,且把大屁股,用力地旋转迎合,演高落底的腰肢也扭动更速,一双水汪汪的眉目,斜斜的望着我,作出了满脸的淫蕩笑容,唇角还挂着了轻视的态度。  意思是像徵着互相缠战了许久,我仍然未把她战败的心理,我既然推出得秋瑛的心理,也自然思起床。照着了日前的方式刺冲她,一定能将秋瑛战败,因为秋瑛得着地利,进退攻守,毫不费力,且还是以逸待劳,忙中也可以休息养气,比不得我以雷霆万钧之行动,抱着一鼓而下的决心,劳师远征,上攻下击,虽为秋瑛所困,进攻时候一久未免觉得稍为吃力,对方而且也是能攻能守的劲旅,且得到相当形势有利的地位,把我一枝前进突破敌人的精锐,困入袋形的阵地里,迫我攻坚,以消磨我的士气,同时还用淫蕩笑声调,以散漫我的军心。  对方所用的计非为不毒,想在我军心散漫时,与及士气颓丧时,即发出主力,把我克下,而迫我溃败。细思至此我就立即将阳具突然抽出,连随跟着,将身起,这一个举动来得突然,顿使秋瑛微微地一惊,一把抱住,秋瑛道:「洪哥在这快活适意的兴头上为何突然离开。」
我答道:「这样的做作,吃力不讨好,要改一改作风才对。」说着又一面转身落下床来,跟着把秋瑛移转身躯,把秋瑛的大屁股摆在床口,一面把她的两腿分执,使她尽量分开着,那话儿也比先前开了许多,还隐约地见到阴户里面的花心子。
我则立在地面,将阳具对正她的阴户,秋瑛见了我这样的摆布她,把手轻轻的打了我大腿一下道:「摆布人做那样,讨厌人憎呢,你看这样摆布着弄我,又试试看你有何本领,把我战得溃不成军。」
说完又淫淫的把目看着。作了一个会心的微笑,我听了也不和她再讲,重新又挥动大军直叩娘子关城门,于是休歇了大战又再告爆发,果然就这次布了这阵势,使敌人的阵地无从稳藏,而且尽量显露着,何者为山,何者是涧,何者是高原,何者险如蜀道。
最妙不过是对方阵地,总枢纽的雨花台,发施号令参赞戍机的重心地带,无可伪装掩护,我既明白,对方的阵势,乃下总攻击令,果然三军用劳,精神赫赫不避水火,直驱对方娘子关,一接触只插弄了一百多下既将对方的攻势瓦解,娘关宣告陷落,对方的左右两翼,又使出先前的故智,想将我的精锐,又再困于袋形阵地中迫我降服。
但是对方的战略已被我推测清楚明白,故此我不理会地左右两翼散开,诱我入围,祗把势如破竹,一刀直入的大军,向住对方的玉女峰,白石岩里的司令部雨花台,鼓噪而进。
不过秋瑛的阵地,确属坚强,且军心不乱,从容应付,我虽然势如破竹地陷落了,她之娘子关与及攻破了她许多坚堡,惟是她沉着应战,据险死守,片刻又果然陷于她之袋形阵地中被她缠战住了。
我不得已,祗好挥军竭力地一进一出一刺的直扑,秋瑛自经我无意巧合的摆布至床边成拗蔗的方式后,阴户尽量的分开,复经这样出力的一起一落,抽猛力送,亦就不由的紧张起来,全身更无片刻的停止,不住的扭动柳腰,屁股儿旋转迎凑,口里越发叫得声高而又含糊,祗稳约听见是什么乐死了,亲….心….肉….肝….的乱叫。
继又是气短掀风,声娇音媚,一种川流不息,千变万化的淫蕩之声,不要是身临其境的我,就是别人听了,亦必混身有如触电般,坐立不宁,禁不住色情大动呢。
这时我为了她的淫言艳语所冲制,更加压住了身体,大施狂蕩,弄得秋瑛的阴户淫水滴滴,渍渍有声,与秋瑛绞滴滴,娇媚无限的淫蕩声,更衬着格格的床响,枕旁的箱环声,杂现并作,此时此景,盖亦可以称为良辰美景奈何天啊,这时我将玉茎力挺,直向秋瑛的花心着撞去,更加起一出一进之间,龟头与她的阴道壁,互相摩擦大家都感觉到有一种似麻非麻,如痒的感觉,其味真有无穷的受用与有趣,真是难描写。
秋瑛亦怏怏的将她那双玉手,紧抱我的腰,口中吶喊着又声声乱说乱喊的叫个不停,其声音时高时低的,断断续续的,喊出了抖调儿来,如此的样子片刻,秋瑛的阴户里面淫水有如悬崖飞瀑,春朝怒涨,淫水直流,将她的两条如雪之白的大腿,在下面乱动,她亦是感觉得极欲死,故有现象。
无奈的祗见她的粉腰,用力屁股往上挺了挺,双手牢抱我的颈,下面两条大腿,则交卡横着出力的将我绕实,我在这时亦觉得她的阴户里,有阵阵的淫水狂奔出来,沖洒得我的龟头,似麻痺又非麻痺,像酸麻麻地竟忍不住了,也就陪着她洩了精来,再互相拥抱了片刻,才分了开来,办理善后清洁工作。
总计与秋瑛这次之战役,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刻,清洁后大家都疲倦万分,相抱地在床上休息,秋瑛胸部,还是个起伏不停,娇喘细细,髮边鬓角,还有微微的汗珠渗出,我便取笑她道:「秋瑛,现在如何,早先夸下大口,现在比我改变阵势,也就将妳冲杀得气喘如游丝,混身难动,汗流浃背,口中乱呼乱叫,现在已经不须用力,就将妳轻轻杀到大溃而败,看妳别时还敢称老子否。」
秋瑛听了不服,打了我脸上一下,道:「白牙斩斩,看你也不是和我一样吗。」说着说着还用划着脸对我再说下去。「羞….羞,看你这宝贝儿,杀到满身伤痕现在缩颈藏头,不敢见人了,难为你也。」
见她还说得出此种风凉话来。我见她这样情形,也就对她说道:「秋瑛,不要多说了,现在闲话小叙,言归正传了,秋瑛妳昨夜对我说的事,趁此大家都筋疲力竭的时候,兑现了吧,也由我听得自自然然好了。」
秋瑛听了我催促,她一说她的失身往事,很幽怨似的道:「洪哥还是少说了罢,这令人伤痛的追述,说了起来,甚为难过。」而且投入我怀中,轻轻的吻着她的脸儿道:「当我在刚巧十五岁那年,我们全家人都在家乡居住,那田家乐的日子,倒是过得安静和快乐,那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习惯,我自在的过着,虽然我全家的人,只有父亲和我母亲,与及我的九岁弟弟而矣,我父亲在家乡里,可称得上是小康之家,不愁衣穿住食,倒我是全家和气快活。
「弟弟在埔心村的小学里读书,我则上国中,平时跟母亲学习女红,与助母亲厨房的工作,似这样的家庭,在乡间里,无须终日联手胝足的终日在田中工作,我可说是天堂与地狱之间,但是物极必反。」
「就在这年的夏天,我的母亲竟然染上了流行病,死去了,祸根从此就种上了,母亲的百日过后,就有很多之淫媒来说我的父亲娶填房娘,当时我的父亲已经回绝了很多,但经不起日久的浸淫,及生理上的需要,卒之娶了邻村的一个已婚孀妇作填房。」
「初时返来的时候,倒能待我姊弟二人有些好处,及至日久,她的原形,也就现了出来,这时父亲因为和友人合股在高雄做生意,不能时常的在家,她本是一个极端淫蕩骚浪的妇人,不惯独宿的,父亲既然不能在家与她长叙,每月只有回来一次或二次而矣,她本是夜里无郎君睡不着的人,看我姊弟二人年幼,竟瞒了父亲,招接往日未嫁过来我家时,与她私通的姦夫,公然上门来我家,对外人则说是她的姑妈的儿子,也是她的表兄,现由远处来探视她的,公然接他在家里居住在左边的客房间。」
她的姦夫在这住了十多天,父亲也回来了,对他客气得很,还对他说,既然远路往来不便可以在我家中住长久一点日子,然后在归去,以免跋涉,隔日父亲也就照常南下高雄去了。
隔日她的那位表兄,说要带我及弟到台北玩,但弟弟要考试,只带我一人北上,说好顺便帮她带一些胭脂粉类,我的后母高兴的不得了,出门前还特别交侍要早点回家。
谁知一到台北,他说有点累,想先休息一下,带我到旅社便开了一间房间,当我一进到房里他的真面亦表露无疑,露出了他的真面目,来台北是借口,真正目地是要佔有我强暴我的身体,说什么太久没有玩玩幼齿的,我呢?刚好可以免费的长久来满足他,因那时我身材算是同年龄中早熟了些,乳房发育特别好,那时胸围就有32吋大,腰围24吋,臀围35吋,脸旦长也蛮标緻,所以当他到我家中那天起就一直打我身上的主意,今日终于被他等到了,由他身强体壮,以我这一介弱女子那能逃得出他的手掌心。
没三两下功夫时间我全身的衣服就被他脱的脱,撕的撕,就连最后一件三角裤也难逃一劫被撕成两半,我当时两手不知要遮乳胸还要遮下阴户,只见他自已脱光衣服,下面的阳具是粗大无比,第一次看到男人那支大阳具足足有七寸长,红的发紫,涨满着,且又高挺,当时真害怕,我那小小的阴户容得下它,一时心慌想跑出去,但被他那强而有力的手捉回来,一手就把我往床摔过去,人就晕过去。
昏昏沉沉中只感到阴唇颤抖不已缝里似人泪滴,而喉头奇乾,嫩穴一幌幌的磨着,骚水也潺潺的向外猛洩,有如似逢狂风暴雨一般,被逗得淫乱饑渴的惊醒过来,我连忙要推开他,但他越紧抱着我,他另一只手抚摸我的全身,最后他用从我身上撕下的衣服将我双手捆绑,然后由头至脚的打量,我一身细皮白肉是那样美而标緻,高誓乳峰柔软光滑,圆屁股白里透红,红里带水。
腿是这么的匀称,白嫩酥胸,脸蜜红晕迷人,似花赛玉,更有一座高凸丰满的阴户……一面观看,只见我的私处突起,中间露出一条细缝,四处无毛异常滑润。
「妳真是一个美人胚,我早已注意,只是今天看令我真是想不到有如此的美,妳那可怜的后母有妳的一半那该有多好。」
你快放开我,要不然我大叫了,小人的他说道:「要叫随妳叫,等回到家会让妳叫个够叫个爽呢。哈……哈……大笑」
我再甚样的争扎也余事无补,只见他看得淫性大发,张嘴伸出一根大舌尖,没命的舐着我的阴户,舐得我淫水直流,白嫩屁股摇幌不停,嘴里不停哼着,我那一丝理晶之苗,早被吹跑一乾二净,我是从未尝鲜的嫩穴也忍不住惑性大发,跃跃欲试,接着他整个身子压下,直压得喘不过来,他的大阳具对準向小穴而来,摸着鲜红嫩小穴口就往里塞。
我当时感到一阵刺痛,他且用力插进去,我唔了一声,几乎痛的快掉下泪来,也差点昏死过去。
他见状说道:「妳痛了吗?妳若打算不痛,先和我亲亲,我便不使劲。」
就这样无奈的我,赶紧将舌头吐出,送入他嘴里,他快意异常,下边亦不再用力,只轻轻挺送,半响才全部送入。
他对我总是很体贴,干了一个钟头,始终没有放纵,但是我的下体,亦已竟有些肿起来了,一次干完,他把我双手解开,我起身来穿衣,他且拉住不依的对我道:「我好不容易把妳弄来,插一会儿就完了吗?妳先歇一歇,回头我们还要好好玩一玩呢!」
这时我已不像先前那么害羞及害怕,轻轻说道:「改天再说吧!」他亦反道:「不行,无论如何今天还要插一回。」我坚持道:「改天吧,我今天痛得很。」
但那畜生郤又以强而有力的手,分开我的两腿,另一手提着阳物,向那肿起的阴户慢慢送入,每逢进入一点,我便啍嗯一声,好不容易又塞了个尽根而入。他好不得意,不由狠狠的抽插起来。我含泪哀求着说道:「你饶了我吧,我要痛死了,求求你不要在插了。」他竟不在理会我哀求,粗黑鸡巴每干插进一半,浑身立感一麻,这粗大的鸡巴真令人吃不消。然后他用自己两手紧紧抱着我的腰,然后下面疯狂的抽插起来,他将尽根鸡巴插入,直抵穴心,我强忍刺痛,又怕他狠干过头干抵子宫,若干穿了?我只好尽量配他的插弄,奇怪的事这次没有上次的那么刺痛,且不多时,我的骚水也潺潺的向外猛洩,我不由的浪起来,粉颊泛起两朵彩霞,神情淫蕩,渐渐狂野着魔似娇哭,嘴里浪喊着:「唔唔….天啊….爽死人了….好….舒服..唔唔..」
他见我高兴浪叫,就用大龟头在穴壁上磨擦,上勾下冲,一身浪肉混混动着叫道:「哎唷……痒死了……穴痒….死了……救命….快….别磨….快干……重重的干小穴….要你….重重……干……..。」
不多时他高举并分开我的双腿,我阴穴更加显露,我用双手紧搂他脖子,屁股转动得更厉害,穴心亦配合他龟头的揉擦:「啊….好……你真有一套….被你弄得….痛快….快猛干….啊….好啊……。」
他加快了速度,一下下结实的插进了子宫,两个卵蜜蛋敲打着白里透红屁股,「啊….真是美….极了……穴可舒服….上了天啦….唔……嗯……..唷……痛快死……了……真……会插……每下都叫我发浪……啊……..我爱死你……。」
他被我的蕩声引发性起兽性,猛把阳具顶下,粗大的鸡巴使劲在穴上磨磨转转的。「啊唷……我忍不住了……舒服极……要丢了….快狠狠……干….亲祖宗….快转..猛力磨….丢….要……丢了….再转……..快磨….丢了…….。」
我猛将阴壁收缩紧密,一股浓热淫水从子宫喷得他发寒的抖颤,也将热辣辣的精液,一阵一阵的射进子宫,双双的进入极乐后,他紧抱着我还不愿鬆手,鸡巴在穴里跳跳的。
这一次的他功力更大,足足插弄我两三个钟头才洩出,他拥抱着我睡,直到天黑才回去,所以从那天起我就成了他的新玩物,每三二天就瞒着我继母与他上床纵慾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