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意淫强奸  »  烛光下摇曳的三重幽影_激情都市_

烛光下摇曳的三重幽影_激情都市_

添加:2017-09-21来源:怡红院论坛人气:加载中





  她的双腿大开,头甩到后方,莱茜雅躺在我身下,当我用手臂围住她的头、
双手卷绕她乌黑色的长发时,她发出了气息紧迫的叹息及野兽般的低吟,吸吮着
她颈部柔软的肌肤,可以品尝出我俩努力后的微咸成果,每一次冲刺都是缓慢、
扎实、规规矩矩的,没有任何频度及力道的差异。只有深入而有力,我将肉柱头
高抽到她潮湿的阴唇间,我们都已接近高峰;慢慢的、稳定的,一次又一次的冲
击,带领着我们朝向爆发的边缘。

  爱咪在一旁为我们打气,跪在我们身旁,以鼓励的悄悄话提升我们的快感,
为我和莱茜雅代言,诉说那些想说但是喘不过来说的淫言俏语。

  「是的,」爱咪呻吟着,「真好,是的—慢慢的享受。」

  她的话在我的脑中形成了魔幻,而她的手则为我的身体创造了奇迹。一手轻
柔的按摩我耸动的臀部,从一片交替到另一片屁股蛋上;而另一手则伸到下方,
抚弄着我的阴囊,轻轻的、软软的,她捏弄着我的睪丸,所创造出来的的热力及
愉悦,让人神魂颠倒。即使如此,我仍然维持着稳定、缓慢,这种较合于我和莱
茜雅口味的步调。

  两位女郎? 美梦成真? 这种景像比较会发生在放浪不羁的20世纪70年
代,而不是进入后爱滋期的90年代。然而,真的,与两位性感美女缠绵,这是
每个男人的幻想,对我而言是美梦成真。但是老实说—我实在很担心这只是南柯
一梦,还是有梦醒的一刻。

  我们的遇合不像现时在美国的三人行,大部分都是稳定的异性佳偶,再邀请
第二位女性进来。莱茜雅及爱咪是好朋友,有时则为同志爱人,而我则是天缘巧
合的,适时跌入这个温柔乡。当然像这种好事,大概只会发生在大城巿,而且我
认为只会发生在你自认为不可能的情形下。我无法想象一位普通男性,走上街头
就可以成功的,顺利将自己运转到这种景像中,两位性感的淑女共同邀他上床?
门都没有。然而却在我身上发生了—然而整个过程可是缓慢、需要时间的,但最
后一切又是来得那么的自然。

  住在纽约也大约半年多了,来此之前我刚结束了故乡的一段情,幸运的是,
忙碌的新工作,让我没时间对于失恋胡思乱想,但是经过一段时间的稳定后,我
感到了有些寂寞,我愿意接受任何的可能性—长期的男女朋友关系;短暂、随缘
的一夜情……,只要在共享午茶及点心之后,能够继续发展的任何情形都好。

  我在所住公寓的电梯间遇到了爱咪,这个地方不像是个浪漫的邂逅地点,我
正走进大厦看到她在等电梯,她令我觉得惊艳,身材娇小、金色的俏丽短发、秀
丽的脸、明亮的碧眼,穿着运动短裤露出修长的大腿,小巧玲珑的挺立椒乳,隐
藏在宽松的运动衫里。她手中拿着一支网球拍—真是一个完美的启始话题。

  一环叩着一环,当我们到达10楼时,我已经知道她不是这里的住户,而是
与一位最好的密友相约打网球,而她也愿意与我找时间来个午餐约会。出了电梯
进入我的公寓之后,我乐不可支的跳上跳下,像是小孩子拆开圣诞节礼物包装,
发现里面是梦想好久的全新脚踏车一般。

  过了一段时间,爱咪和我成为很谈得来的朋友,我记得有一天两人相约于黄
昏后,我选了一家宁静又浪漫的餐厅共进晚餐—我想两人如果将成情侣,这是一
个最适合开始的地方。饭后我送她回住处,站在她的门前,她向我吻别—就轻轻
的飞过,然后就进房了。在餐桌用餐的时候,我被她那顽皮挑逗的谈话及动作,
勾引得欲火上升,但是却没有进一步的亲密动作。虽然还没有发生任何性关系,
然而我有甜蜜的预感就快来了,我也同时有一种想法,和她发生的关系,可能只
会是短期的—她给我一种捉摸不定、心里隐藏着秘密的感觉。但越是这样就越觉
得她很酷,但是我却没料到她的秘密竟然是……莱茜雅。

 …过了3次午餐约会,2次晚餐及一场电影,爱咪问我是否愿意会一会她最
好的朋友莱茜雅。当然,有何不可,她的密友住在我那栋公寓,我心里暗想,如
果和爱咪没有结果,或许也可以试着交往她的朋友。

  爱咪是美丽而令人激动的,但是莱茜雅则美得令人窒息,身材高佻、降的
深色肌肤,十分迷人,她黑色的眼睛带着深隧的眼神,好像当惩要将我吸进去
似的。以某个观点来看,她正是爱咪的对比,长而黑的秀发狂野的散在肩后,高
佻丰满的身体,对应于爱咪的娇小玲珑;丰满的臀部,以及藏在宽大罩衫中的丰
乳,修长而强壮的腿,在在与爱咪成为强型的对比。唯一与爱咪相同的是待人友
善,一见面的微笑,让我觉得宾至如归。

  爱咪和我拜访莱茜雅时,已是金色阳光西斜的下午,到了傍晚时分我们就已
相处得很融洽了,一个小时后,我们解决了一瓶酒,彼此就好像大学时代的老同
学一般。

  再过一小时,情形变得有些认真起来,不知道是怎么开始的,有人提到了性
爱,讨论性爱对我来说从来都不是问题,事实上我是很喜欢参与讨论,而两位淑
女也是如此,而且,这也是一个用来鉴识别人是否安全的好方式。

  无论如何,开始时是很随意的,爱咪问我过去性爱经验,是否有很特别的,
很快我就发现了,爱咪和莱茜雅偶尔会进行同性恋,虽然她们也对男士有兴趣。
没多久我们就开始分享自己最为强烈的性经验,言词中充满「吸吮」及「肏入」
等字眼。

  最后一个故事是由莱茜雅说的,她告诉我们,曾经在一个卡住的电梯里,替
前男友吹箫的经验,电梯卡住了整整半小时,当电梯门再度打开的时候,她已吞
入了一大剂男友的温热阳精。我神往的将自己代入了那座电梯,莱茜雅饱满、性
感的双唇正将我的阴茎拉出,其它人似乎也有类似的神游,因为莱茜雅的故事说
完时,有好一阵子的沉默,之后我们相互看了一会儿,都爆笑起来,最后由爱咪
进行破冰。

  「好啦,」她闪烁着碧眼轻快的说「我们别在一旁打马虎眼了,大家都知道
彼此想做什么,我们为何不就干脆的干下去?」

  「听起来不错,」莱茜雅说:「葛瑞?」

  「我当然加入。」扫开突然一闪而过的羞怯和不好意思,僵硬的出声应答。

  莱茜雅离开去找蜡烛,把我和爱咪留在客厅。没说一个字,爱咪靠向我,坐
在我的大腿上,用双臂环绕我的颈子,芳唇则印在我的嘴上,一个多小时性爱经
验分享的激荡,我们的吻是又长又激情,她的嫩舌伸入我口中寻找伙伴,而我则
立刻尾随追回她的口腔,真是令我情欲激动。

  我们的舌头继续着它们的游戏,而我双手开始探索她那娇小而甜美的身躯,
找寻进入她衣服底下的入口,她的手腕真是纤细,她的背是那么的幼滑,她的乳
头在我的手掌中硬了起来,我们热吻中的激情再度升温。

  当我正在探入爱咪玲珑的臀部,莱茜雅拿了两支点着的蜡烛回来,将灯关掉
之后,她过来坐在我们身边。坐在我怀中的爱咪手伸下去将衣服脱去,露出了她
那令我垂涎已久,娇小而挺立的乳房,梨形的椒乳,坚实、上挺,顶端有着一颗
小小的粉红色乳头,看起来那么的好。

  爱咪向前靠,我用一只手握住了她的乳房,感觉那软软的肌肤,同时用舌头
逗弄她的乳头。接着我将它滑入我的双唇间,热烈的吸吮着,深深的吸入,将我
的舌头在它四周一圈一圈的转动。没多久就发生了无可避免的事,当我吸吮着爱
咪左边的乳头,莱茜雅靠过来则将右边那颗夹在两唇间,又舔又吸。爱咪弓起自
己的背,低声叹息。以我的立场来说,早已经等不及那份刺激了。

  该来的还是来了,而且来了一大票,在这里的领导者无疑是爱咪,她在我两
腿之间跪下,将我的裤子拉炼打开后,她和莱茜雅迫不及待的伸进我的胯下,好
像小孩子收到生日礼物时,急着要打开的样子,将我已经坚硬的阴茎拉了出来。
开始时她们只是玩弄它,一面赞美着尺寸及硬度。接着,她们跪在我的两侧,深
色的莱茜雅及金色的爱咪共同享用我的阳具,如同最好的朋友在酷暑中分享一枝
甜筒冰淇淋,爱咪用她的小手握住了阳具的基部,然后用舌头从上到下的扫动,
而莱茜雅则包握住我的阴囊,然后用舌尖玩弄我的龟头。

  我所能做的只是维持自己的神智,一方面感性的我已是兴奋的雀跃不已,很
想将这个奇遇告诉所有的朋友,幸而我理智的一面控制了场面,我只是放轻松的
享受,注视着两位可人,像专家般的为我阳具服务。

 —始时步调很缓慢,包含了许多长距离舔过及舌尖抖弄,接着莱茜雅开始野
心勃勃的,用力吸吮的将我的整条阴茎吞入口中,扎实的用她的嘴唇抽吸、操干
我的肉柱,而爱咪则逗弄我的阴囊。这真是又美好又绵长的吸吮,让我的神智翻
滚打转,肺部猛力扩张以吸入更多的空气,我感到了的情欲上火,深层的饥渴加
重。当莱茜雅将阴茎从口中缓缓拉出让给爱咪时,我的身体也随着挺直、颤抖。
爱咪则以双唇含着我的龟头,忽快忽慢的吸着,她的双唇紧黏着我敏感肿胀的肉
柱头不放,莱茜雅则互补的一手抚弄阴囊,另一手则握住阴茎上下套弄。

  无疑的,这样继续下去我会很快的爆浆,通常我不太容易被一个简单的吹箫
搞到泄精,但是两个女郎同时上来,让我很难忍得住。

  幸运的,不知道是感受到了我的为难,还是莱茜雅决定该轮到她了,无论如
何,在满脑子被情欲云雾环绕的情形下,我看到她起身,站到一边开始脱衣服,
爱咪仍然在吸吮我,但是看到莱茜雅那丰满,不!正确形容应该是巨大的双乳,
更让我感到疯狂,过去我从来没有过面对巨乳的经验,所以莱茜雅又大又圆的乳
房,再加上两颗肥美多汁的乳头,看起来实在可口,令人垂涎欲滴。

  脱光了之后,莱茜雅赤裸裸的躺在地板上,眼光对着我们,我们呆看着她那
诱人的身段一会儿,接着我们也急忙脱光,来到她的身旁,文雅一点说,我们在
她身上大块朵饴一番。

  没第二句话,我当然直攻她那巨乳,骑在她的腹部,身体前倾,将两团嫩肉
捧在手中,努力的品尝,好大的奶子,好美的奶头,我放开胸怀的吸吮、舔舐,
用嘴将那厚实的深色奶头拉起来,吸入口中,两手将双乳聚拢,脸埋进去感受那
温暖香软,用舌头一圈一圈的,绕着她那硕大的暗色的蓓蕾,真是太棒了,当我
感觉到一双小手在逗弄着我颤动的勃起,往下看到爱咪的脸,埋进了莱茜雅双腿
间,而手伸上来握着我的阳具,我如果不是正在作梦,那就是刚赢了一场性爱乐
透大奖。

  我们维持这个姿式好一段时间,将莱茜雅带到高潮的边缘,我敢保证,在这
一个晚上终于满足了我对奶子的口腹之欲;我也敢这么说,莱茜雅的乳房从未被
那么热诚的照顾过,但是我发现自己也非常想要爱咪,我很想把她那玲珑的娇躯
干到疯狂。

  在一个小小手势下,爱咪爬到沙发上,将双腿大大的张开,我跪在她身前,
面对了男人所知道最为壮观的景像—完全张开的阴户,我立刻开始轻咬、舔舐爱
咪甜美的大腿,将我的脸颊在她柔嫩的肌肤上滑动,当我将舌尖绕在她湿润的阴
唇边缘游行时,我感觉到她的颤抖,在我将整片舌头覆盖过她全湿的阴户,我也
不禁颤抖起来,那么的香甜、那么的美好。

  我将手环抱着爱咪的大腿,像大块朵饴莱茜雅巨乳那般的投入,深入品尝她
那天堂般的小穴。又是舔舐、又是吸吮的,将她的阴蒂吸入口中,将舌头伸入,
心满意足的饱餐小穴一顿。

  抬头看到莱茜雅正在玩爱咪的椒乳,从爱咪的表情看来,她已快要高潮了。
这时我开始发疯的吸食她冒出头的阴蒂、用嘴狂乱的干她的小穴,只经过了一会
儿,爱咪双手将我的脸推开,并支起身体,一直推着我直到躺到地板上,跨坐在
我的身上,用手指握住我的阴茎,将阴户向下套住,然后她在我身上一阵狂骑,
猛烈的向下冲击着我直竖的肉柱。

  当她将头往后仰时,看起来是那么的美丽,她用双手扶在我的胸上,而我则
用手罩住她娇小的臀部,我抬起头往下身看去,一次又一次的,当她对着我冲击
时,那粉红色的小穴,将我整个肉柱都吞了进去。莱茜雅就在一旁,一手揉弄着
爱咪的阴蒂,一手抚摸我的阴囊,这真是美梦成真。

  爱咪的高潮来得如惊天霹雳,好一个超级狂野的爆发,整个房间都充满了她
高声的尖嘶及混乱的喘息,一系列来自深处的收缩,驱动着她娇小的身躯痉挛、
扭动,看起来美不胜收,过好一会才让她沉静下来,然后她微笑着说:「哇!」

  莱茜雅显然早已经在等她的那一份,她躺到地板上,分开双腿悄悄的细语:
「来吧。」我躺到她身上,将阳具滑入她那又湿、又软的穴穴,接下来就成为这
一生以来,最令人神魂颠倒的插穴经验。

  「慢慢的插我。」她在我耳边悄悄的低语:「就是这样慢慢的、稳稳的,就
会非常的棒。」慢慢的? 稳稳的? 可是我现在可是精虫上脑呢,这个时候只要
三十秒结实的断脊重击,就可以让我来个大喷发。但是在别人家里,就客随主便
的斯文稳健吧。

  听从她的建议真是值得,伏在她丰满的身上,两手环抱着她的颈子,我放缓
身体轻松的运动,细细的感受每一次插入,我那坚硬的阴茎深探投入她火热的穴
穴,我维持着缓慢而稳定,规律的节奏,只是让我的肉柱滑进滑出、滑出滑进,
每当我将肉柱抽到穴穴的开口时,可以感受她那丰臀对应的轻微扭转。

 …过了10还是15分钟—谁还会计时啊?我只是持续机械的动作,有时神
智漂移到虚空,仅仅感受到两腿之间传来的快感。另一方面我的注意力则集中在
避免早泄,爱咪的角色也扮演得很好,将手轻轻抚弄我的屁股,按摩我的睪丸,
轻声细语一些亲蜜而淫亵的话鼓励着我们。

  莱茜雅高潮的来临,并未改变我们的节奏,她的双臂平摊出去,腿张的开开
的,背部弓起。她将头后仰,野兽般的低吼充斥着整个房间,声音越来越大,直
到她恢复到放松的状态,用手再度抱住我的背,悄悄的说了一声:「谢谢。」接
着她说了一句我期待已久的话。

  「你想怎样干我都可以,」她低声悄悄的说:「放手去干吧。」

  我蛮干了,不再斯文稳重,我把她干得昏天黑地,狂插猛抽,感觉她在我的
身下颤栗,她欢乐的喘息对我更是火上加油,一次又一次的猛猛的插进去,如同
发疯般的狠肏她,我坚硬的阴茎长驱深入,一旁的爱咪停止了对我臀部的轻柔爱
抚,而是将手指直捣我的菊花,用同样猛烈的程度干我后庭,这真是太疯狂了,
我真是爱死了。

  「来啊,葛瑞,」我听到爱咪说「让我们看看你能射出多少?」

  嘿,很乐意效劳,脸皱起来、肌肉僵直,我感觉一股热精挤进了肉柱,急迫
的想找出口发泄,我用快速的活塞运动,累积阴茎中快感的压力,直到超过了负
荷,快到终点了,我用手臂撑起上身,稍停一下,提起来,深深插入。终于到了
大江东去、一去不复返的阶段,抽出阴茎,我爆发出一股悠长的热精,顺着一条
弧线飞越过莱茜雅的头,啪嗒一声的落在地板上,手继续套动着阴茎,身体抖动
又放出一炮,全落在她的乳房上,我再套动着,做最后一次的清空大甩卖,这次
则是自龟头涌出,从我的手指间流下,落在她的大腿旁,大脑一片空白的几个冷
颤,然后坐下来不断的深呼吸。

  我们都放松了一会儿,收拾干净后一同沐浴,看看电视节目好让体力恢复,
再饮些醇酒后,三人再度缠绵做爱,这次则是慢慢的来,然而还是同样的美好。

  美梦成真?老实的承认,是的,我的意思是说,任何男人都会说,能够和两
位美女做爱,会是上天掉下来的大礼物,将是一个终生难忘的体验。很幸运的,
爱咪、莱茜雅和我仍然持续着这愉悦的三人行,而且看起来不会很快的就结束,
我真的是非常、非常幸运的幸运儿。

                

外国女人不是一般人能搞定的,何况还是两个女人,关键还是性欲这么强悍的女人,那可是一般人吃不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