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意淫强奸  »  住院时的性感经历

住院时的性感经历

添加:2017-09-21来源:怡红院论坛人气:加载中


.
  2006年10月,我因病,入院治疗,确定需要进行开腹手术,具体的手术日期忘了,只记得是星期三。星期二,
医生告诉我,不能离开,不能吃饭,只能进点流食,还要做术前准备。


  不知道术前准备都有些什么,找了个护士问问,包括:备皮、灌肠等等。灌肠咱没做过,不知道是否痛苦,不
过倒有点期盼灌肠,让美丽的小护士给咱灌肠,应该挺有意思的吧^_^.


  在病房呆了一天,也没有护士搭理我,算了,幸好我的笔记本里面还有点h 文和a 片,打发打发时间也不错。
下午又偷偷地跑回家,洗个澡,拿点东西,把车放下。


  忘了交待一下,我是在青岛,据说是护士最漂亮的一家3 甲医院,护士大多是护校刚毕业的小女孩,只和这些
小护士签临时用工合同,一年一签,护士的工资也不高。我住的是三人病房,本来想找间单人房,可惜这破医院居
然没有,单人房只在高干区才能,俺也不算高干,只好挤个三人间了。扯远了,话说回来。(对了,大家别打听这
是哪间医院,我不会告诉的,告诉你们,对我/ 对那个护士,都太危险了。呵呵)


  一直等到傍晚,医生们都下班了,我实在等不住了,跑去护士站问:不是说我明天手术,今天做术前准备吗?
怎么没人管我?


  值班护士看了看手术清单,确实是我第二天早上,第一台手术。(大家都知道,要手术,就做第一台,那时候
麻醉师什么的,刚上班,还比较清醒,越晚做,越不好,偶这第一台,可是红包换来的)。


  值班护士就说:你在病房等着吧,一会儿就叫你了。


  我又回病房呆了好半天,期间把老婆哄走了,直拍着胸脯说:不就是灌肠什么的嘛,你不用在这里,我一大老
爷们,这点痛苦还是能忍住的。明天一早我进手术前,你来就行了。其实心里面在想,当着老婆的面,露个大pp给
护士,怎么也觉得别扭。


  傍晚6 点多,来个护士叫:**床,过来备皮。(所谓备皮,就是把手术部分的皮肤毛发都刮掉,这是避免感染
的重要步骤。因为是腹部手术,想想,也就是把肚子上的汗毛刮刮,没啥大不了的。)


  进入处置室,跟着进来俩护士,一高一矮。高的叫矮的为老师,一看胸牌,矮的是正规的护士,高的是实习护
士,也就是护校还没毕业的。都戴着口罩,也看不出漂不漂亮,就眼睛和眼角纹,估计矮的那个有二十五六,高的
这个实习护士,顶多十八九。为了下面说着方便,暂且称矮个为b ,高个为a.


  「躺床上」,b 说。


  我看旁边的处置床,就躺上去,上面已经铺好一块一次性塑料布。躺在上面,望着天花板,听着她们在准备工
具。


  一会儿,b 说「把衣服掀起来,把裤子解开」。


  俺也很听话,把跑步服掀到胸部,把运动裤的绳子解开,但没有脱下。(对了,住院作手术,最好穿运动服,
省了拉链/ 扣子/ 腰带什么的麻烦)


  「把裤子脱了」,b 说。


  咦,怎么还要脱裤子?我心里想,不过没敢问,轻轻地往下脱了一点,刚好不露阴茎。


  「还要往下,脱到膝盖」


  头一次,在两个mm面前露阴茎,估计我的脸肯定是红了。


  没办法,这是医院,只能听她们的了。——照办


  这时候,a 和b 都过来了,站在我身边。因为处置床没有枕头,我只能看到天花板。


  感觉有只手,在我肚皮上抹了点什么东西,然后就感觉到刮胡刀在肚子上刮来刮去的,不时还用手把刮下来的
毛都擦掉。


  想着这时候,俺可是在两个mm面前亮着阴茎呢,慢慢地,就有点感觉了。不过,我努力跟自己说:深呼吸,别
这么丢人,三十好几的人了,别这么控制不住。


  这时候听着b 说:「来,接下来,你来。」


  感觉到一只在我小腹部擦上些什么东西,凉凉的,然后刮胡刀就开始刮我小腹上的毛了,这只手有一点抖,估
计是实习护士a.


  我还在努力地,压抑着自己,不断告诫自己「忍住,忍住,不能举枪」。


  一会儿,小腹的就刮完了,我刚伸手想提裤子,b 说道:「别动,还要刮下面的毛」。


  「不对呀,医生说是腹部手术嘛,只在肚脐旁边开口呀。」


  「那也要把下面的毛刮了,如果手术过程中有问题,需要扩大刀口的话,再刮就来不及了。而且,下面的毛比
较密,容易藏污纳垢,可能引发感染,所以必须要刮。」


  心想:惨了惨了,长这么大,俺的毛就没刮过,这次要成脱毛鸡鸡了。想归想,但我这时候只能看着天花板,
根本就不敢看护士的眼睛,拿只手挡着自己的眼睛,就当是睡一会儿吧。


  接着,就感觉一只手在我yj上面的皮肤的抹东西,一会儿,又是刮胡刀在刮。为了刮的干净,另一个手还给我
压着阴茎,这时候,我就有点忍不住了,阴茎开始向上反抗,想要站起来。


  刮完阴茎上面,a 把阴茎往左压着,开始按程序处理yj右侧的毛。这时候,我明显感觉到阴茎充血胀大。


  就在这时候,我听到a 和b 很小声的说:「这个胀起来,还很有劲,要不你帮我按着吧」。


  b 说:「嗯,这人看着挺瘦,东西还挺硬,你的手别抖,小心点。」


  「你看,他这个上面都长着毛呢,不过不多」。


  「那也要刮掉,你还没有男朋友吧,」


  「嗯,b 老师,男人的都这个样吗?」


  「差不多吧,有长有短,有粗有细……」


  「那你一定动过不少了吧」


  「干着这一行,没办法」


  「这个算是长的还是短的?」


  「中等偏上吧,也有比这个长的。医学上讲,男人正常勃起,应该是12cm左右,这个大约14cm,算是较长的。」


  这时候,我的阴茎上的毛刮完了,小护士借着给我擦毛的时候,握了一下我的阴茎,隔着一次性手套,不过感
觉也很棒,那手很轻,很软。


  接下来,小护士a 再把我的阴茎再往右压,刮左边的毛。


  「老师,下面的是不是也要刮?」a 问


  「一直刮到大腿根」b 说


  这时候,外面的警铃响了,这是有病人在叫护士,b 说:「你先刮着,我去看看」


  现在只剩a 和我在屋里了,我把心一横,寻思你都把我看遍了,还摸了,怎么也得挑逗挑逗你,要不我多亏呀。


  「你是刚毕业的吧,实习生?」我问道。


  a 说:「没呢,明年毕业。」声音有点抖。


  「那你上这里来多久了?」


  「今天是第二天,昨天才报道」。


  「晚上就你们俩?」


  「嗯,刚过完十一,病人少,现在晚上就一个老师,带一个实习的。」


  「以前你没做过备皮?」


  「在护校刚做过模拟的,没真做过」


  「你脸红什么?」,其实是我猜的,这种小护士,这么盯着男人的yj看,还用手摸着,脸不红才怪呢。


  「没,没有。」


  「你以前没有摸过这个?」


  「没有」。谁知道有没有呢,有也只会说没有。


  「这次看的够清楚了?」


  「嗯……没……」


  「你可仔细点,慢着点,别一不小心,把我给阉了」


  「咯咯咯咯……」看来我的幽默有点效果。


  「你以前看过男人的这个吗?」


  「看过,我们上解剖课的时候看过,不过那是死的」我的妈呀,我只觉得身上一层鸡皮疙瘩。


  「活的这是第一次看?」


  「嗯,只知道男人兴奋会大,没想到会这么大。哦,麻烦你,抬腰,再把腿分开,我要刮下面的毛」


  我很顺从的,抬了抬屁股,把腿分开。


  「你怎么这里还长毛呀」,她指的是阴囊。


  「很正常,都长的」


  「这怎么刮呀,皮都皱皱着」


  「你用手把皮拉直,就能刮到了」


  还真听话,a 用手,把我的阴囊皮肤拉直,开始小心的刮阴囊上的毛。这个感觉非常特别,而且由于有些毛在
阴囊下半部分,a 不得不低着头操作。这个姿式一定非常淫秽,可惜我仰望着天花板,看不到。


  「哎呀,这下面还有呢」,她指的是阴囊到屁眼之间。


  「你就辛苦辛苦吧。你们上课的时候,老师会很仔细地给你们讲构造吗?」


  「也不太仔细,光记了些名词,都搞不明白」这个时候,a 正用手给我往上拨着阴囊,给我刮下面的毛。


  「那你有什么不明白的,问我,我指给你看」


  就这时候,b 推门进来了,「12床真麻烦,引流袋又满了,告诉他少吃点的……怎么样了,完了没?」


  快了,这时候,b 站我腿下,看了一眼,「行了,那下面的不用刮。把大腿根的毛刮刮就行了」


  「老师,这是我第一次上班,你能给我讲解一些吗?我们的课讲的不清楚」


  「我先问问他愿不愿意吧,这个要病人同意才行。**床,借你的身体,我给a 上会儿课。」b 问我


  「行呀,但别弄疼我呀,我怕疼」我想:这有啥呀,反正你们也是看过了。


  说话之间,该刮的都刮完了,b 给我一些纸,叫自己擦擦。我就势下了床,站起来,把身上的毛毛简单的抹了
抹。我的阴茎正处在充完血,回软的阶段,长长的吊搭着。


  b 说:「你还躺着吧,我给a 上会儿课,反正这会儿也没啥事」


  我想,咱也不能老望天花板呀。「头下能不能垫点东西,没有枕头,挺难受的」,说着,我就把自己的包垫在
脑袋下面了,这样我就可以看到她们俩的活动了。(住院提示,走哪儿,自己的包也要随身带着,里面放着手机,
少放点钱,带本书什么的,除非交给自己的亲属,现在医院里面偷东西的太多了)


  接下来,b 指划着我的身体,告诉a ,这是胃,这是肝,这是肠……


  我注意到a 的眼神有些不定,老往我下面瞅。


  然后b 告诉她,这是阴茎,这是阴囊……又手握着我的阴茎,告诉a ,哪儿是尿道口,哪儿是输尿管,哪儿是
输精管,哪儿是睾丸……反正是给上了一堂非常详细的生理卫生课,我也借此机会,补补以前老师没讲的课。


  这个时候,我只觉得,阴茎越来越硬,开始有点想要射的冲动。


  我看a 的眼神,也有点迷离,b 还在滔滔不绝的卖弄着知识……


  「好了,你还有什么问题吗?」b 问道


  「啊。」a 好象是突然醒过来似的,「哦,没有了」


  「好了,谢谢你」b 很客气地对我说。


  这就完了呀。还好,刚才没有射,要不然,就丢死人了。我接着就提起裤子,准备出去。


  b 说:「你自己弄点开水,一会儿过来灌肠。」


  一会儿,我倒了壶开水,放处置室,就跑去找b ,「好了,我打好水了」


  「你多拿些手纸,上处置室等着吧。」


  大约过了一刻钟,a 和b 又进来了。


  b 进来就说「把裤子脱了,侧身躺着」。又是脱裤子,哎,要不说护士不能娶嘛,见个男人就叫脱裤子。


  我老老实实的,把裤子褪到膝盖,侧身躺下。


  b 用开水,兑了一些凉水,又试试水温,兑好后,加了些油状东西在里面,拉过一个吊瓶架,把这些都挂架子
上。


  一只手拿着管子的一头,另一只手使劲分开我的pp,「别紧张,放松,你一紧张,肛门太紧,插不进去」。


  废话,头一次让人插屁眼,不紧张才怪。我心里想着。接着,就感觉凉凉的塑料管在我屁眼那里,开始往里面
插。「疼!」,我这人,尤其怕疼。


  「放松点,你越紧张越疼,管子挺细的,你放松就没事儿了」


  于是我只好心里数着1 ,2 ,3 ,4 ,……一边配合着深呼吸。一会儿,就感觉管子插进来了,别说,放松之
后,反正不疼了。


  这时候b 还不忘给a 上课「你看,往里插的时候,要小心点,动作要轻,插进去大约15厘米就行了……好了,
放水」


  接着,我就感觉,水从管子里往肠子里流,那种感觉非常奇特,首先就是想要大便。


  b 好象知道我在想什么,「你忍着点,要把这包水灌完,你再躺十几分钟,实在憋不住了,再起来上厕所,要
来回这么四五次,直到拉出来的都干净了才行。」


  强烈的便意充斥着我的神经,我只好忍……忍……忍……


  终于,水全部放完,都灌进我的肚子。b 对a 说:「你在这里看着,我上外面」


  我慢慢发现,越是不想它,越能忍,越想便,就越觉得忍不住。自己给自己哼着小曲,就这么躺了大约二十分
钟,突然之间,便意非常强烈,我立马冲进厕所,一通好拉(此处省略一点,不影响各位的心情了)


  休息了一会儿,我找b :「好了,第二次吧」


  这次,b 却没有操作,让a 来,就这么,来了第二次。


  第三次,b 直接就跑休息室里不出来了,估计是跟值班的医生调情去了。哼!


  a 说:我给你弄吧,让老师休息一会儿。


  拉了两次,我也寻思出门道了,水流慢一些,这样便意就不那么强了,而且,最好脑袋里面想别的事。


  这次,a 在调水温的时候,说「大哥,刚才b 老师讲的,我没全记住,能不能再让我复习一下?」


  我一想,有戏?」行呀,不过你能不能把门锁上,万一进来人了,不好。」


  a 走过去,把门锁上,回过头来,我已经躺在床上了。


  a 这次没有戴口罩,红着脸说「大哥,你的裤子……」


  这时候,我才发现,没脱裤子,自己动手把裤子脱了。拉了两趟,yj早就拉软了。


  a 说「你的东西小了。」


  「天天顶着,多累,所以不用的时候,就要收回来」


  「怎么会这样呢,一会儿大一会儿小的」


  「你不知道吧,孙悟空的精箍棒,就这么来的。」


  「胡说,你倒挺能编的。还能现硬起来吗?」


  「你用手摸摸试试,一会儿就会硬起来的。」其实说这话的时候,我也很没有底气,刚拉了两趟,好汉还架不
住三泡屎呢。但愿我的阴茎给我长脸吧。


  a 真的手用开始摸起来,手法很不熟练,只知道摸摸yj,摸摸阴囊,也知道用手握着阴茎,撸下包皮。慢慢地,
我的阴茎又有感觉,开始硬起来了。


  「你还是处女吧」,我冷不丁的问。


  「嗯。」a 把头埋得很底,我几乎都能感觉她喘出来的气吹在我的阴茎上。


  「前面这个口,就是你尿的地方吧。」


  「应该是吧,也是射精的地方。你还没见过男的射精吧」


  「嗯。」


  「那你想看看吗?」问这话的时候,我是抱着英勇就义的心情。谁知道,她不回答。不回答就是默认。「你想
看也行,你就这么慢慢地上下活动,最好,你能给我些刺激,这样可以快点。


  「什么刺激?」


  「让我看看你的东西呀,比如胸」


  「嗯,不好,万一B 老师进来,就不好了」


  「你不是把门锁了嘛?」


  「她有钥匙的」


  我想,为了她的前途,咱也别勉强了吧,万一真让B 给撞上,A 也就不用干了。


  就这么,A 给我慢慢地摸着,慢慢地撸着。我也就隔着护士服,伸手摸着她的胸。


  没想到,只是摸胸,她就抖得厉害,看来真的是个处女了。


  「是不是你下面也湿了?」


  「嗯」,声音小的跟蚊子叫似的。


  「想不想要呀?」


  「不行的,我得给老公留着。」


  我们就这么有一搭无一搭的聊着,后来,我射出来了,也没提前告诉她,都射在她的护士服上。把她吓了一大
跳,赶紧用水冲洗。


  再后来,我又灌了两次肠,拉得我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了。A 还是非常温柔地,扶我上床休息。那时候,根本
就没有想过夜里再占她的便宜,躺在床上,感觉浑身无力。


  第二天手术,手术完后几天,她给我换过吊瓶,给我换过床单,拨过尿管,但一直没有机会再单独一起了,而
且,手术之后的我非常虚弱,什么也不知道。


  再后来,我拆线。临出院时,她帮我收拾东西,我偷偷地问她手机号,她没告诉我。只说了一句「谢谢你」。


  【完】


色小姐 电影 最新色小姐免费电影 性爱色小姐影院 人体艺术照片 人体艺术模特视频 人体艺术画

上一篇:都是月亮惹的祸】(十四) 下一篇:没有了